折棠雀

维尔纳世界第一可爱。

『肖翔』smile and kiss ②

     折腾完已经很晚了,孙翔再没有力气爬回去,肖时钦就留他过夜。单人床挤两个人有点紧,孙翔的头发就在肖时钦脸上磨蹭。好在是前队友,气氛并不尴尬,孙翔早被折腾得睡意全无,就关了灯和肖时钦开二人卧谈会。
     “为什么我会突然肚子疼。”想到刚才的情景,神经大条的羊习习也不禁老脸一红。
      “可能是六个核桃喝多了。”肖时钦闷笑。
      孙翔隔着被子踹了肖时钦一脚,笑声马上停止。孙翔换了个话题。
     “说起来,小事情,我在轮回最大的好处就是认清了自己。以前在嘉世,怎么说呢,大家都被一个叶修给圈住了视线,一天到晚想该怎么对付他,却没怎么琢磨过比赛。”
     “嗯。”肖时钦想起他一次次去给孙翔和叶修拉架,一时感叹,孙翔真的成长了。
     “其实是谁都无所谓,只是追求冠军,干嘛在意私人恩怨。来了轮回,我才感受到这一点。另外——”
     孙翔突然翻了个身,两人的鼻子差点撞一起。孙翔的表情认真得可怕,肖时钦眨眨眼睛,认真听他说。
     “我来了轮回才感觉到——”又一个停顿,“叶修真的非常不要脸,客观的。”
      ……真是高见呀。

      “前段时间叶修不还找你们打过一场吗,”孙翔指的是前段时间兴欣约战雷霆,“有没有觉得很难对付,你没了我,队里输出不行,很难吧。”
      “嗯。没有你配合,输出的确跟不上,”肖时钦反复玩味那句“你没了我”,黑暗给了他平时没有的勇气,“有时真的挺想你的。”
      “所以我觉得,碾压兴欣最好的办法就是暴力输出,打得他们跪下叫爸爸!”孙翔一拍大腿。
      ……自己不该用正常脑回路来揣测孙翔吧,或许。

    
     第二天,孙翔醒得很早。他一夜都睡得不怎么安稳,做梦还在肚子疼。这时他发现自己的胳膊和腿都压在肖时钦身上,这个姿势,嗯,似曾相识,上世纪八十年代的香港武打片或岛国的爱情动作片里常有。这样一想孙翔就有些面红耳赤了,小心翼翼地移开手脚,胡乱套了两件衣服就急忙开门出去。
     结果孙翔衣冠不整地撞见了上厕所的杜明,丫一声大叫,顺手摁开了楼道的灯。然后颤巍巍地指着从肖时钦房里出来的孙翔,一脸痛心疾首的表情,仿佛被他的唐女神拒绝了一样,“你……你俩做了什么!”
      楼道里回荡着杜明高了几个keys的声音。
      孙翔表示自己恢复得不错完全有力气和他干一架。

评论(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