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棠雀

维尔纳世界第一可爱。

伽莫夫和朗道
店员伽和顾客道。大概是大学AU?
真的非常OOC且无聊
慎阅。


         上帝说:所有的初恋都不得好死。

         朗道坐在冰淇淋店里,是一个燥热的夏日午后。这样的天气适合冰淇淋,适合网球,适合聒噪的蝉鸣和比较精彩的物理课,适合一切快节奏的乐趣,唯独不适合一个唠唠叨叨愁眉苦脸的伊万年科。
         和一段充满不确定猜测的恋情。
        "我希望你可以闭嘴,或者吃冰淇淋,总之不要说话,"朗道不胜其烦,"实在不行就想想物理,想着物理你总是可以很快进入睡眠,我就可以安静一会。"
        伊万年科对这种恶毒的人格攻击不为所动。"这个东西,"他指着面前的冰淇淋,"它现在比你不定期考我的物理题还要恶心一百倍。拜托,"他拉住朗道的袖子,惊异地发现朗道今天竟然记得熨平衬衫,"你到底什么时候能和前台那个冰淇淋小哥坦白清楚?一天来吃十次冰淇淋是不解决问题的!"
         "我不认为我考你的物理题很恶心,"朗道的眼神有点飘忽,随手拉过一本杂志,"首先,那些题都是我挑选过的,我敢打赌他们每一道都很优美,其次一一"
          冰淇淋也不恶心,而前台那个叫伽莫夫的男生就更棒了。
          这后半句当然不会说出来。


        "你到底什么时候能和一天来十次的那个男生坦白清楚?"同事看着还在准备冰淇淋的伽莫夫,"老天,他的脸色看起来可不太好,都是一天吃十次冰淇淋害的。"
           "有吗?"伽莫夫从冰淇淋机的缝隙里偷窥了一眼,仍然是一头蓬松的卷发,鹿一样可爱的眼睛,"我看不出来。"
          "你到底在犹豫什么?你喜欢他,那就上去约他啊,别告诉我你什么时候学会害羞了,"同事大力拍他的肩膀,语气里是藏不住的羡慕,"前段时间那个姑娘,来找你的时候就差把大腿架在柜台上了,你不是也没脸红吗?"
           "这怎么能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难道因为他是男生?那不正合你......"伽莫夫一把捂住这个大嗓门的家伙,拉开地下室的门把他推了进去,"没有香草味的冰淇淋粉了,你去拿一些。"
             "为什么要去地下室!后厨里就有!"
             "我要一吨,亲爱的,"伽莫夫露出一个近似甜美的微笑,"快去拿。"


              朗道很沮丧。他觉得伽莫夫一直在躲着他。尽管都是物理系的学生,伽莫夫却总是设法在课堂上躲过他。他注意到伽莫夫在第一排听课,于是下一次去那节课时他也坐在第一排,可伽莫夫又躲到了后排。老教授的课讲得昏昏欲睡,朗道却不得不尽量挺直脊背一一这样的背影或许会完美一点。
          如此种种,直到他发现那个高个子男生在这里打工。他成了冰淇淋店的常客。具体频率他不太记得,只有伊万年科愁眉苦脸地提醒他今天又去了十次,可两人的进度却仍然让他灰心。 从一开始的陌生人,到现在伽莫夫终于用那双有着长睫毛的眼睛笑着注视他,然后温和地互相告别,并没有太大改变。但伽莫夫的笑容是如此明朗,就像添了双份糖精的冰淇淋,这是朗道整个夏天最喜欢的东西。


           伽莫夫很苦恼。那个同系的男生如此琢磨不透。明明这一次课还像所有不恭的天才一样缩在后排角落,下一次又会像所有好学生一样挤在第一排,在老教授的催眠下端端正正地坐着,让他"凑到后排和朗道成为同桌"的愿望彻底破灭。
             他和朗道是同一类人,这一点他很有把握。就像朗道经常带到冰淇淋店去看的那几本物理教材,他都详细阅读过,可当他每次想用这些书籍作为话题的开始时,朗道却总是在嘲讽着伊万年科。这时伊万年科总会用一种"求求你把这家伙带走吧"的目光看着他,他不明所以,只有报以微笑。
           但唯一可以确定的一点是朗道很喜欢他的笑容。每次他微笑时,朗道的表情也似乎被点亮了。

            "我很高兴,你今天终于下定了决心,"伊万年科强忍着咽下最后一口冰淇淋,"你熨过衬衫,甚至稍微整理了头发。现在你竟然在看一本去年冬天的时装杂志,而且明显心神不定,"伊万年科在朗道震惊的注视中露出了一个如释重负的表情,"你终于要和那个店员小哥说清楚了,我以后再也不用吃冰淇淋到吐了!"
            "如果没有成功我会揍你。"朗道深吸了一口气,放下杂志走过去。


              与此同时。
              "那个男生终于过来了,"伽莫夫被同事推到了柜台前,"就这次!和他说清楚!否则我真的会把一吨香草味冰淇淋粉倒在你头上,说到做到!"
              "随便你,"伽莫夫说着,却也开始深呼吸,"假如你真的倒了,老板会扣你半年工资,再罚你去给每天晚上来的那个健忘易怒还口水嗒嗒的老头子续一百次蜂蜜水。"
              "别这么恶毒,"同事拍了一把他的腰,"你在紧张,小男孩。"
    

              现在万事俱备,窗外的蝉鸣一阵高过一阵,冰淇淋甜蜜的气味充满小店,朗道终于站在了伽莫夫对面。
               "我......"
               "我......"
               短暂的沉默后,两个人笑了起来,眼睛里是钻石般的光亮。
               "今天晚上有一个聚会......"
               "我猜我今晚有时间?"
               夏日的阳光倾泻下来。

END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