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棠雀

维尔纳世界第一可爱。

【狄海】Dream and light

被捅了无数刀后的产物。

ooc避雷   




      狄拉克坐在舞池边。

      他与海森堡并不是一类人,这一点他很清楚。海森堡会在气氛最愉悦时弹起钢琴,在众人的惊呼与赞叹中露出招牌笑容;他也会在姑娘们娇笑或微嗔时调侃几句,恰到好处的分寸感,足以让她们心满意足地挽上他的手臂。而狄拉克却永远处于舞会边缘,不跳舞,不应酬。可即使如此,狄拉克还是选择与海森堡同行。

      那双眼睛真的太耀眼了。狄拉克的目光在黑暗中追随着舞池里的年轻人,海森堡如一颗明亮而不灼热的星辰,无所定属,光芒万丈,他的笑容便是物理规则的最好印证——正如激发态的粒子无法摆脱基态的吸引,狄拉克也无法摆脱海森堡的吸引,而性格的驱使又让他矛盾而局促,徘徊着无法上前。

      又一支舞曲响起,那个他再熟悉不过的人拒绝了姑娘的邀请,转身向他这边走来。狄拉克赶忙捏了只高脚杯在手里,一脸云淡风轻地注视着海森堡一点点靠近。

     “为什么不去跳舞呢?”

     “为什么要跳舞?”

     “因为气氛很好啊,”海森堡被狄拉克的反问噎了一下,“如果你喜欢的话,音乐和姑娘们也都很棒。”他不由分说地拉住狄拉克的手,把他拽进舞池里,“走近一点试一下嘛。”

        上一首曲子已经结束,新一支的前奏正在愉快地响起。金色的灯光下,海森堡的眼角眉梢都泛着淡金色的光芒,狄拉克意识到有什么改变了,却又无法细想。

       “怎么样,先生,”前奏结束的最后一秒,海森堡向他伸出手,“您的小姐真挚地邀请您。”



         海森堡的女步很灵活,有节奏的牵引,如同一种温柔的引导。狄拉克意识到这一点,忍不住握紧了对方的手,而对方也回应似地紧紧握住。音乐声逐渐消隐,两人的气息清晰可闻。海森堡的瞳孔中蓄有盛大的火光,照亮了以往岁月里那些昭然若揭的秘密。

       一曲终了,眼看时间不早,考虑到明早还要登岸,两人离开舞会回卧舱。走在甲板上,海风一吹,狄拉克一个接一个地打喷嚏。

      “你知道打喷嚏在中国意味着什么吗?”

      “你还对这个有研究?”

      “也只是听说,”海森堡饶有兴趣地介绍,“在中国,这个叫江湖传说。”

      “怎么说?”狄拉克靠近了一点。

      “江湖传说,一个人打喷嚏,是因为有人在想着你,持续不断地想着你。”

       “那你认为是谁在这样做?”狄拉克注视着海森堡的眼睛,确认他真的是属于自己的。他吻上海森堡的额头,“晚安。”

        游轮已驶入星河深处。



痴汉的不是狄拉克,是我自己。【捂脸

评论

热度(7)